無奈的員工
  “天罡記私房菜”老闆欠薪“失蹤商務中心”已有多日,48名員工無奈困守在兩間集體宿舍里,不知該何去何從。他們中,許多人身上已經沒有一分錢了。由於店內生意一直比較穩定,員工們認為老闆突然離去,可能是捲款逃跑。
  據瞭解,“天罡記”生意一餐飲設備直不錯,曾被網友戲稱為蘭州私房菜鼻祖。
  “真沒想到現在禮服卻是這麼個結果”
  一位永慶房屋瞭解情況的服務員稱,起初李諾是靠擺地攤賣麻辣土雞和擔擔麵起家,他經營私房菜是前後三年多的時間,最先是在暢家巷95號605室,之後是在慶陽路連鋁大廈17樓1706室。今年10月1日,他在靜寧路凱宴三樓租的店面私房菜正式開業。可不到兩個月,他卻欠下了店里48位員工245100元的工資不知所蹤。今年60歲的張正蘭是去年10月在慶陽路連鋁大廈17樓1706室跟著李諾開始幹活的,她的兒子、媳婦在榆中老家種地,因為收成不好,每年種的糧食剛夠吃飽,沒有餘糧,孫子又在上學,她就和老伴兩人到蘭州打工。從去年跟著老闆乾一直到老闆將店面轉到凱宴三樓之前,老闆沒有拖欠過她一分錢。本著對老闆的信任,11月份沒有發工資,她還是相信老闆會把欠她的工資還給她。直到老闆消失,她都不相信老闆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我這麼大歲數了,都沒臉回家,你說咋給兒子和媳婦說呢?”她顯得很惆悵,有些不安,卻又不知道該怎好房網麼辦。現在身無分文的她,老伴兒在蘭州撿廢品,她住在集體宿舍,有時候去老伴兒那吃點飯。她說:“最早的時候,我們跟著老闆的是6個人,現在店面能發展到這麼大,員工能發展到這麼多,我們都覺得跟著老闆有希望,真沒想到現在卻是這麼個結果。”
  “身上真的是沒有一分錢了!”
  “身上真的是沒有一分錢了!”一個江蘇小伙子說:“我姐姐在蘭州,我是來投奔姐姐的,可現在錢沒掙著,真的覺得都不好意思跟家裡人說。我想回家,可沒錢買車票。”今年17歲的陳博應聘的是服務員,他說,為了這份工作他從天水到了蘭州……現在他感冒加上拉肚子已經好幾天了,但他沒有錢買藥。每天他都會清點他的錢。今天,他口袋里還有3毛錢,手機已經欠費停機,接下來,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趙芳英今年50歲,來自天水清水縣的農民家庭,因為公公有病,家裡貸款3萬元,最終也沒能輓救老人,之後為了還貸款,她來到蘭州,找到了“天罡記”做保潔員。本來對未來抱有希望的她,目前嗓子疼都不敢去買藥。自從新店開張,11月15日發工資時,老闆借了前廳主管王婧3萬多元給員工們發了部分工資,而王婧現在手中拿著一張欠條卻不知道應該去找誰,她說這3萬元也是她貸款得來的,到期還不上,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今年29歲的彭延紅10月25日來到“天罡記”新店做面點師,老闆消失後,她只能借錢給孩子買奶粉,她覺得已經被逼到了絕路,就快撐不下去了。她說:“一分錢都沒發,可讓人怎麼活?”28歲的張長亮,孩子剛剛滿月,可他已經沒有錢給孩子買奶粉了,孩子現在只能喝米糊。
  後廚19個人,前廳29個人,目前都窩在老闆走之前租給他們的兩間員工宿舍里,要是沒有這兩間宿舍,許多人都會露宿街頭。
  老闆的真名叫王東
  12月7日,老闆向前廳主管說要去西安借錢來為員工們補發所欠工資,大家都相信他,幾個員工還送他上了去西安的火車。當時一起走的,還有老闆的合伙人卜先生。12月11日,老闆的媳婦也消失了,員工們這才意識到上當受騙了。老闆的電話也撥不通了。這時,大堂王姓經理從金芒果餐飲娛樂有限責任公司那裡瞭解到,老闆的名字李諾並不是他的真名,他的身份證上的名字叫王東。
  12月24日,老闆的合伙人卜先生回到蘭州。他們從卜先生那裡瞭解到,老闆一到了西安就停止使用蘭州的電話號碼。之前,卜先生用那個西安的號碼可以聯繫到老闆,可到12月25日,老闆的這個號碼也打不通了。
  員工們說,姓王的大堂經理從老闆消失後,就負責起了大家的吃飯費用。如果沒有他,他們撐不到現在。但現在王經理也覺得快要撐不下去。他說:“真的是已經走投無路了,我又不是老闆,我理應不用負責這麼多人的吃飯問題,可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這麼多人挨餓,但現在不到一周,我也花去了幾千元錢,我真的也已經負債纍纍快要撐不下去了。”據他介紹,他與王東是今年2月份認識,他眼中的王東是一個自大、自滿、自傲、自戀的人。據他估計,店內這兩個月的營業額最少50萬元,現在的可能性是王東“捲款逃跑”,他希望儘快找到王東。  記者劉怡麟文/圖
創作者介紹

裙子

nl54nlsx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