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光亞街道工業東路社區黨工委書記馬明輝
  工作在最基層的社區書記們都有一套自己的工作心經,焦作市山陽區光亞街道辦事處工業東路社區書記馬明輝的工作心經便是“一不能怕苦,二不能怕累,三不能怕吃虧。”□東方今報記者 楊繼盈/文圖
  乾基層工作需要“臉皮厚、嘴巴甜”
  馬明輝是2012年5月調至工業東路社區的,雖然當社區書記的時間不長,但從機關到基層,她適應得很快,短短幾個月時間便跟社區工作人員和社區群眾打成一片。“在機關工作就是管好自己的事兒,但是到社區工作,那得好管閑事兒,要我總結就是‘臉皮得厚、嘴得甜’。”馬明輝向記者介紹了自己的工作經驗。
  據馬明輝說,今年五一期間,她正在值班,社區有個居民拿著一張表來社區蓋章,說是女兒學校統計就業信息,有急用。馬明輝一看是《畢業生就業信息登記表》,蓋上社區的章就表明這名學生在該社區就業了,但問題是社區並不自主招人,也沒有這樣的先例,於是便拒絕了她的要求。這人當場就發火,衝著馬明輝直喊,稱馬明輝刁難她,故意不給蓋章。
  “姨,您別急,先喝口水,咱坐下來慢慢說。”雖然自己沒有做錯,但面對該居民的不理解,馬明輝仍然安撫她先坐下來,讓她打電話問女兒是否必須蓋社區的章,而她則咨詢其他社區是否遇到類似的事情,該如何辦理。她還幫著把這份表格複印了幾份,以防蓋錯章表格作廢。一番咨詢後,這位居民得知蓋什麼章都行,拿著複印好的表格高興地離開了。
  節假日也得時刻準備著
  乾社區工作經常走東家串西家,除了臉皮厚,嘴要甜,節假日也沒啥保障,需要時刻準備著。用馬明輝的話說就是“心累”,但在工作中,又不能怕累。駐扎在焦作的某部隊的家屬院剛好建在該社區內。由於部隊家屬們不定期在家屬院居住,小區的垃圾就不能達到日產日清,影響了轄區環境,給附近居民也造成了一定的不便。為瞭解決這一問題,馬明輝決定到該部隊進行溝通,做工作。因為不熟悉路況,馬明輝他們大早上就出發了,一邊走一邊問路,到部隊時已經快上午十一點了。部隊首長很支持社區工作,雙方達成協議,由社區找人清理垃圾,費用由部隊出。就這樣,雖然辛苦了自己,但該小區垃圾影響環境的問題被順利解決。
  “平時也有很多不好解決的事兒,比如我們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很多小區的衛生費收不齊。”馬明輝說,因為社區群眾素質不一,有少數人總是找各種理由不繳納一個月5元錢的衛生費。遇到自覺的居民,工作人員跑兩趟對方就收到了;遇到難打交道的居民,工作人員跑上四五趟,他們不但不交,還會說很多難聽話,讓人“苦不堪言”。平時做不通大家的思想工作,馬明輝就趁周末,社區居民兒女們在家的時候,上門做工作。“這時候總能事半功倍。”馬明輝說,雖然犧牲了自己的休息時間,但能解決問題。咱乾工作不求讓群眾誇,只要群眾認可就行。
  群眾面前社區要肯吃虧工作中自己要肯吃虧
  馬明輝工作心得的第三個就是“不能怕吃虧”。這裡的吃虧有兩項內容,一是在群眾面前,社區要肯吃虧;第二是在工作中,自己要肯吃虧。去年夏天,該轄區小區內有棵樹樹根老化,大雨後浸泡在水中的這棵樹倒塌砸在了臨街的圍牆上。馬明輝和社區工作人員先在周圍拉起警戒線,讓群眾繞道而行,確保安全。然後又到小區內走訪,落實樹的主人。可問了半天,卻沒人認領。面對這樣的結果,馬明輝當即決定由社區出錢,找伐木工和砌牆的工人,最終解決了這一安全隱患。
  而在日常工作中,作為社區書記的馬明輝從不抱怨自己工作幹得多,難處理的工作、難辦的事兒也都攬在自己身上。平日里,她還總用“乾吧,沒事兒,遇到困難,有我呢。”這樣的話給大家鼓勁。但如果自己受了委屈,她卻從來不帶到工作中,唯一的減壓方式就是找家人傾訴。
  在該社區樓上有兩個空房間,社區為轄區居民的孩子們引進了圍棋班和書畫班,該轄區的低保戶、特困戶家的孩子們能免費在此學習,而社區其他居民的孩子則可以享受優惠。“社區居民需要啥,我們就考慮給社區居民提供啥。這些培訓班是我們從社會上引進的項目,社區給他們提供地方,盡可能地為他們提供方便,而他們則把自己享受的優惠反饋給社區居民,這種模式很受大家歡迎。”馬明輝說,我們的工作就是圍著社區群眾轉,領導把我放到這個位置上,我就得對領導負責,對社區群眾負責,我不想辜負大家。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我的工作 就得要“愛管閑事”)
創作者介紹

裙子

nl54nlsx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